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一朝“黄昏恋” 十载法援情

——记一段老年人婚姻家庭纠纷法律援助

本站发表时间:[2018-09-19]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


“少年夫妻老来伴”,一句质朴的民间俗语,道出了夫妻相守一生的真谛。晚年最幸福的时光,莫过于身旁有人作伴。

而对于不少单身老人来说,谈一场“黄昏恋”,不失为摆脱孤独寂寞的一种有效途径。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老来伴”互相搀扶着愉快地走过了后半生;而也有部分老人虽然一时结束了单身的处境,却在与“老来伴”的磨合过程中遇到了麻烦……

最美不过夕阳红。今天我们要讲述的这场“黄昏恋”,就让原本美好温馨的“夕阳红”,蒙上了一层阴影。

两败俱伤的“黄昏恋”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赵芳(化名),是一名丧偶的老年女性,虽然已年近花甲,但她依然希望晚年能有个人和自己做伴,在生活上有个照应,在精神上有个依靠。后来,她通过婚姻介绍公司,认识了同样单身的老人李平(化名)。两人见过几次面后,互生好感,没过多久就领取了结婚证。

然而,由于婚前两人缺乏必要的了解,感情基础并不牢固。婚后没多久,李平就开始嫌弃赵芳。赵芳也渐渐发现,自己的丈夫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好,相反,他倒有诸多不良习气:脾气暴躁不说,还长期酗酒,每次喝完酒都对她又打又骂。

因为害怕子女及亲友笑话,赵芳对这些“家务事”始终不敢声张,默默忍受着家庭暴力的折磨。但时间久了,李平反而变本加厉,打骂的更频繁了。这让原本身体健康的赵芳,患上了多种疾病。

结婚一年多后,赵芳被确诊为恶性子宫肌瘤,同时伴有乳腺炎等十余种疾病。患病后的赵芳无法继续打工赚钱,只能专心治病。因为没有了收入,还要花丈夫的钱看病,夫妻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终于,在结婚两年后,丈夫李平把赵芳赶出了家门。此后,赵芳一直在外租房居住,并在街道民政干部的帮助下申请到了每月400余元的无保障老年人福利养老金,这是她唯一的收入了。

有好心人劝她:你被他欺负的够呛,赶紧离婚吧,这人不靠谱,离婚了你就踏实了……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赵芳找到了法律援助中心,开始了她的维权之路……

十年维权拉锯战

赵芳来到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进行法律咨询。听了她的诉说,值班律师非常同情她的遭遇,并为她提供了详细的咨询意见。律师认为:鉴于赵芳无依无靠,且年老体弱,身体多病,若选择离婚,对她非常不利。所以建议赵芳可以先行主张丈夫李平给付已发生的租房费、扶养费、医疗费等相应的费用。

听了律师的建议,赵芳有了新的思路,如果能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争取到一些权利,就不会举步维艰,过得那般辛苦了……

于是,赵芳向所在地的顺义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了法律援助,工作人员在审核了相关申请材料后,认为赵芳符合法律援助条件,随即为她指派了律师。此后,赵芳以扶养纠纷为案由,将李平诉至法院。

在赵芳一审胜诉后,丈夫李平不服,继续上诉。赵芳又向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市法援中心高度重视,指派了具有丰富办案经验的北京奉公律师事务所的王佳律师承办此案。赵芳又一次胜诉了。

从2005年开始,七八年的时间里,在顺义区法律援助中心和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共同努力下,援助律师共帮助赵芳进行了五六次扶养纠纷诉讼。赵芳在扶养纠纷案中主张的相关费用,法院基本都给予了支持。

多年间多次得到法律援助的帮助,赵芳对法援中心有着深厚的感情,对援助律师也无比信任。只要遇到了问题,她第一时间就想到求助法援。

有一次,她和丈夫李平发生了冲突,情急之下拨通了王佳律师的电话,请求律师帮忙报警。因为她知道,援助律师一定会帮助她……王佳律师明白,这看似“荒唐”、“事儿多”的受援人,正是因为身边缺少能够帮助自己的贴心人,才会如此依赖援助律师,信赖法援中心。事后,对于赵芳的一些超出法律援助范围的请求,王律师笑笑说:“能帮的,我们都会尽量帮的。她确实很不容易……”

而在这七八年的抚养纠纷案件中,作为败诉方的李平,一方面想尽各种办法拒不履行;另一方面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想要以法院判决双方离婚为由免除自己的给付义务。

法院本着保护弱者的原则,并没有支持李平的请求。一次、两次、三次,法院一直没有判决双方离婚,李平就需要一直给付医药费……2014年10月,又一次离婚诉讼,已过古稀之年的李平,在庭上极其激动,暴躁的脾气,让他极不理智,行为偏激。这一次,法院在综合考虑下,判决两位老人离婚。

赵芳在拿到一审判决书后,第一时间与王佳律师取得了联系。王律师仔细阅读了判决后发现,一审法院并没有判予赵芳应得的困难帮助金。王佳律师表示,依据我国婚姻法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

于是,赵芳又一次到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了法律援助。王佳律师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为赵芳提供法律援助了——从扶养费纠纷,到离婚诉讼,再到婚后财产分割,王佳律师一直在努力帮助这位老人,不辜负她的信任。

2015年年底,婚后财产纠纷二审开庭,庭审进行的并不顺利,庭上,李平情绪激动,殴打了赵芳。直到第三次开庭,案件才进入了实质审理阶段。

受援人赵芳要求李平给予医疗费十万元,并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洗衣机和电冰箱等。王佳律师表示,赵芳现在没有任何收入,且身患多种疾病,无钱医治,每月仅靠李平给付的扶养费维持生活。离婚后,她的处境将更加艰难,前夫李平理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中华人民共和国婚烟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赵芳现要求李平给付其十万元医疗费,虽然该笔费用尚未发生,但实质上赵芳是要求李平在离婚时给予其适当的经济帮助。

前夫李平辩称,在离婚前自己一直都对老伴精心照顾。是赵芳贪图钱财,想通过离婚得到更多财产,使得夫妻感情破裂。赵芳要求支付的医疗费用,自己此前已经支付,不应该再支付其他费用。

前夫的这番话让赵芳既心痛又悔恨,当初真不应该草率的结婚啊……事已至此,幸好还有法律援助的支持,才让自己没有倒下去。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对于夫妻共同财产洗衣机和电冰箱,判归李平所有,李平支付赵芳折价款1000元。

关于李平是否应当给付赵芳医疗费补助的问题,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之前扶养费的判决,李平需要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支付赵芳医疗费用。这就意味着,两人离婚后,李平无需再按照上述判决支付赵芳相应的医疗费用,对于李平而言等于减少了经济支出。基于赵芳身患多种疾病且经济困难的事实,结合李平的经济状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烟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酌定李平给予赵芳困难帮助金五万元。

终于,在援助律师的帮助下,二审法院对该案进行了改判,受援人赵芳得到了五万元的困难帮助金。也许,这区区五万元在疾病面前的作用有限,但法律援助十年如一日的持续帮助,让赵芳不再惧怕!余生很长,还有希望……

单身老人大多害怕孤单,希望有人陪伴,说说话、聊聊天。如果能够通过再婚找到一个合适的老伴,在生活中彼此互相照应、安度晚年,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儿。但在选择老伴时也需要慎重,多多相处才能够真正了解一个人。



    分享到:



    [供稿单位:北京市司法局] [责任编辑:李祺]
    相关文章: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